诗歌小说《草原上的小木屋》第1章

  • 在线阅读
  • 推荐收听
    • 内容简介

      书中描述罗兰一家离开威斯康星大森林,坐着篷车迁徙到堪萨斯大草原的经过,这正是当时美国西部垦荒者的典型写照。这次搬家,罗兰一家惊险万分地渡过涨水的河流,到了大草原以后,他们也曾遇到印第安人,并遭受狼群包围、草原大火以及热病的侵袭,但最后他们还是住进了爸爸亲手所盖的小木屋中,在草原上度过了一段靠打猎维生的甜美时光。

      《草原上的小木屋》第1章 第1张

      绘本作者

      (美)罗兰·英格尔斯·怀德/文图

      温淑真/译

      四川文艺出版社

      《草原上的小木屋》第1章故事全文

      很久以前,当我们的爷爷、奶奶还是小男孩和小女孩或是妈妈襁褓中的婴儿,甚至没有出生的时候,爸爸、妈妈、劳拉和小卡琳就离开了他们在威斯康星州大森林中的小木屋了。他们赶着马车离去了,把小木屋孤零零、空荡荡地留在森林里的空地里。从那以后,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那座小木屋。

      他们要去印第安地区了。

      爸爸说森林里人太多了。很多时候劳拉听到斧头砍树的咚咚声,可爸爸并没有在砍树;她还经常听到枪声的回音,可爸爸那时也并没有开枪。小木屋前的那条小道已经变成了一条大路。几乎每天都会有马车慢悠悠地通过那条大道,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,每逢这时,劳拉和玛丽就会停止玩耍,好奇地打量着马车。

      森林里有这么多人,野生动物就不喜欢在这儿栖息了。爸爸也不喜欢。他喜欢住在一个不会让野生动物感到害怕的地方。他喜欢看到小鹿和它们的妈妈在丛林的阴影里好奇地观察着他,他还喜欢看见胖胖的懒熊在野果丛里吃野果的模样。

      在漫长的冬夜里,爸爸向妈妈谈起了西部。西部的地面是平坦的,没有树木。草长得又高又密。在那里,野生动物们自由地溜达着,享受着食物,就好像它们生活在一望无垠的牧场上一般不愁吃喝。那里的草原一望无边,除了印第安人居住在那儿,没有其他居民。

      在深冬的一天,爸爸对妈妈说:“既然你不反对,那我就决定去西部看看。现在已经有人想要买下这块地,我们现在就可以卖掉它,而且还可以卖上一个好价钱得到一笔非常可观的数目,那足够我们在新的地方建立新家了。”

      “啊,查尔斯,我们非得现在就走吗?”妈妈说。那时的天气十分寒冷,而且小木屋又是那么的温暖舒适。

      “如果我们决定了今年要走,那就最好现在离开,”爸爸说,“等冰裂开后我们就没法渡过密西西比河了。”

      于是,爸爸就卖掉了小木屋,卖掉了母牛和小牛。他用核桃树木做成了篷架,然后把篷架竖着固定在马车车厢上。妈妈帮爸爸在篷架上套上了白色的车篷。

      天还微微亮的时候,妈妈就轻轻地摇醒了玛丽和劳拉。在炉火和烛光映照下,她给她们洗好脸,梳好头发,穿上暖和的衣服。在红色的长法兰绒内衣外面,妈妈给她们又穿上了羊毛衬裙、羊毛连衣裙,还穿上了羊毛长袜,最后再套上大衣,戴上兔毛帽子和红色的毛线手套。

      除了床、桌子和椅子留了下来,小木屋里的其他东西几乎都搬上了马车。他们没有带上这几件家具,是因为爸爸随时都可以做新的。

      地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。空气显得十分清冷,四周寂静无声,天空还是黑色的。光秃秃的树木呆立在那里,透过树枝可以看见天空中寒星点点。此时,东方已经渐渐发白,灰蒙蒙的树林中有了些许亮光,原来那是爷爷、奶奶、叔叔、阿姨和堂兄妹们坐着马车赶过来了。

      劳拉和玛丽紧紧地抱着她们手中的布娃娃,什么话也不说。堂兄妹们围在旁边看着劳拉和玛丽。奶奶和阿姨们一次又一次地拥抱着她们,亲吻着她们,与她们依依道别。

      爸爸把枪挂在车篷内的篷架上,这样他就可以很快地从座位上拿到它。他把角制火yao筒和子弹袋挂在枪的下面。他又把提琴盒小心翼翼地放在枕头间,这样不管车子怎么摇晃,都不会弄坏它。

      叔叔们帮爸爸把马套上马车。叔叔阿姨让堂兄妹与玛丽和劳拉吻别。爸爸抱起玛丽和劳拉,把她们放在马车后边的床上。然后爸爸扶着妈妈上了马车,奶奶把小卡琳抱着递给了妈妈。爸爸跳上了马车,坐着妈妈身旁,而那条大花狗杰克则在马车下跑来跑去。

      就这样他们离开了那座小木屋。小木屋的百叶窗是关着的,所以它看不见他们离开时的情形。小木屋被围在木栏里,静静地站在两棵高大的橡树后面,一到夏天,橡树就会为玛丽和劳拉搭起绿色的“屋顶”,她们就在下面快乐地玩耍。马车越走越远,小木屋渐渐消失了。

      爸爸许诺道,等他们到了西部,劳拉就可以见到印第安小孩。

      “印第安小孩是什么样子呢?”她问道。爸爸回答说:“印第安小孩个儿矮矮的,皮肤红彤彤的。”

      他们沿着被雪覆盖的树林走了很长一段路,终于到了披平城。玛丽和劳拉曾经来过这儿,不过,现在城里的面貌看起来和以前不大一样了。商店和房子的门都紧闭着,树桩上也覆盖着雪,户外根本就看不见有孩子在玩耍。树桩之间堆着一捆捆木材。两三个脚穿靴子,头戴皮帽,身穿色彩鲜艳的呢子大衣的成年人在路上走着。

      妈妈、劳拉和玛丽在马车里吃着面包和糖蜜,马则吃着粮袋里的玉米,爸爸到商店去用毛皮兑换了一些旅途中所需的物品。他们不能在城里久待,因为他们必须赶在当天越过湖面。

      晶莹的湖面像绸缎一般光滑柔顺,一直延伸到灰色的天边。湖面上有马车车轮留下的痕迹,这一道道车辙跨越了湖面,消失在湖面的尽头。

      爸爸驾着马车走到结冰的湖面上,然后沿着那些车辙前进着。马蹄发出单调的■■声,车轮跟着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。身后的小镇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那高耸着的商店也变成了一个黑点。在车篷周围,除了一片空旷寂静之外,别无他物。劳拉不喜欢这儿。不过,爸爸坐在马车上,杰克还在车下跟着跑着,她知道只要爸爸和杰克在,就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她。

      最后,马车又上了一个土坡,她看见了一片树林,在树林中还有一座小木屋,劳拉一下就觉得舒服多了。

      没有人住在那座小木屋里,那只是一个露营的地方。房子很小,但很奇怪的是,墙的角落还放着一个大壁炉和一张简陋的床。爸爸在壁炉里生起了火,房子一下就变得温暖了。那天晚上玛丽、劳拉、小卡琳和妈妈一起睡在壁炉前搭起的地铺上,爸爸则睡在外面的马车上,守护着马车和马。

      到了深夜,劳拉被一种奇怪的声音闹醒了。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枪声一样,但比枪声更响亮更持久。她一次又一次地听到这种声音。玛丽和小卡琳都已经熟睡了,可劳拉无法入睡。黑暗中,她的耳旁传来妈妈那温柔的声音。妈妈说:“睡吧,劳拉,那只是冰裂开的声音。”

      第二天早晨,爸爸说:“真幸运啊,我们昨天就越过了湖面,卡洛琳。真没想到冰会在今天就裂开,还好我们昨天经过湖面的时候冰块没裂开。”

      “昨天我就想到这点了,查尔斯。”妈妈温柔地回答说。

      劳拉之前没有想过这件事,但是她现在开始想,要是马车经过湖面时,正好遇着冰块裂开,他们就会全部掉进湖里,那情形会多么让人害怕啊。

      “你把孩子吓着了,查尔斯。”妈妈说道。爸爸一把把劳拉抱入怀中。

      “我们已经渡过密西西比河了!”爸爸边说边抱紧了劳拉,“来半品脱甜苹果酒,我们喝个半醉,怎么样?你喜欢到印第安人居住的西部去吗?”

      劳拉说她喜欢去,她还问爸爸他们是否已经在印第安地区了。爸爸说他们还没有到那里,他们还在明尼苏达呢。

      到印第安地区的路很长很长。几乎每天马儿都拼命地跑着,几乎每晚爸爸妈妈都会在新的地方搭建帐篷。有时他们不得不在一个帐篷里待上好几天,因为洪水泛滥,他们必须等河水退走后才能过河。他们过的河数都数不清了。他们看见了许多奇怪的树林和山丘,经过了一些没有树木让人觉得更加不可思议的地方。他们通过长长的木桥过了河。有一天,他们来到了一条没有桥的大河前,河水显得发黄浑浊。

      那就是密苏里河。爸爸把马车赶到一个木筏上,他们全都静静地坐在马车里,木筏渐渐远离了安全的河岸,缓缓地渡过了波涛汹涌的河面。

      又过了几天,他们看见了一座座山丘。在一个山谷里,马车深深地陷入了黑色污泥里。那时大雨如注,雷电交加,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扎营生火。马车里的所有东西都淋湿了,情况变得十分糟糕。但他们不得不待在里面,咽着冰冷的食物。

      第二天,爸爸在山腰上找了一个可以扎营的地方。雨已经停了,但他们不得不再等上一星期,等河里的洪水都退了,路面的泥泞也干了,爸爸才能从泥沼中把马车轮子拖出来,继续赶路。

      有一天,当他们还在等待河水退却的时候,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骑着一匹黑马从树林中走了出来。他和爸爸交谈了一会儿,然后就一起走进了树林丛中,当他们回来的时候,他们都骑上了黑马。爸爸已经用那两匹疲惫的棕色马换回了这两匹矮马。

      那真是两匹漂亮的矮马,可爸爸说那并不是真正的矮种马,而是西部的小型野马。“它们和骡子一样强壮,如猫儿一样温驯。”爸爸说道。它们有着大大的温驯的眼睛,长长的鬃毛和尾巴,细长的腿,它们的蹄子比大森林里的马蹄子要小得多,但跑起来却要快得多。

      当劳拉问它们叫什么名字时,爸爸说劳拉和玛丽可以为它们取个名字。于是玛丽为一匹马取名为“皮特”,劳拉为另一匹取名为“帕蒂”。当河水退却,路面也变得比较干爽的时候,爸爸就把马车从黑泥中拖了出来,然后把皮特和帕蒂套上马车,全家又继续赶路了。

      他们乘坐着篷车一路经过了威斯康星大森林,穿过明尼苏达、衣阿华然后到达密苏里湖。这一路上,杰克都在马车旁小跑着。现在他们又要准备穿过堪萨斯州了。

      堪萨斯州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平原,覆盖着平原的野草随风荡漾。他们一天又一天地在堪萨斯州的大草原上奔走着。除了看见连绵不断的野草和浩瀚无垠的天空,其他什么也看不到。天空似乎弯下腰来形成了一个大圆盖,笼罩在大草原上,马车就好像在圆盖的正中央穿行。

      皮特和帕蒂整天都在赶路,跑一会儿又走一会儿,走一会儿又跑一会儿,但始终被包围在圆盖的正中央。太阳下山的时候,圆盖仍然围绕着他们,那时的天际呈现出粉红色。然后慢慢地,大地变成了一团漆黑。风吹动着野草,发出孤寂的响声。营火显得十分微弱和渺小。天上的星星闪烁着,它们似乎离地面很近,劳拉觉得几乎可以伸手触摸到它们。

      第二天,大草原依旧是老样子,天空也一丝不变,大圆盖也毫无改变。劳拉和玛丽对这一切已经感到十分厌倦了。没有任何新鲜的事情做,也没有新奇的东西可以看。她们的床在马车后面,床上铺有灰色的床单,劳拉和玛丽就坐在上面。马车的篷已经卷起来绑好了,草原上的风吹了进来,吹乱了劳拉棕色的直发和玛丽金色的鬈发,强烈的日光照得她们几乎睁不开眼睛。

      有时,一只长耳朵大野兔会飞快地跳进草丛中。杰克才没心思答理这些野兔呢,它也累了,跑这么远的路,它的脚已经酸疼了。马车继续颠簸着,篷顶在风中噼啪作响。两道车辙不断地出现在马车后面,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      爸爸弯起腰,手中的缰绳也松开了,风吹动着他那长长的棕色胡子。妈妈静静地直坐着,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。小卡琳甜甜地睡在柔软的小被窝里。

      “啊——啊!”玛丽打了一个哈欠。劳拉说:“妈妈,我们可不可以下车去,跟在马车后面跑?我的腿都酸了。”

      “不能,劳拉。”妈妈说道。

      “我们不能早点扎营吗?”劳拉问道。从中午到现在似乎已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,中午的时候他们还坐在一块干净的草地上,在马车的阴影下吃午饭呢。

      爸爸回答说:“还不行,现在扎营太早了。”

      “我想要扎营了,就现在!我累极了。”劳拉说道。

      然后,妈妈喊了一声:“劳拉。”接下来就什么话也没说了。妈妈的意思是让劳拉不要再抱怨了。劳拉只好闭上了嘴,可是她的心里还不高兴,还在偷偷地抱怨呢。

      她的腿很疼。风不停地吹拂着她的头发,野草随风摇摆着,马车也边走边摇晃着,就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,什么也没发生。

      “我们快来到一条小溪或是小河了,”爸爸说道,“姑娘们,你们看见前面的树林了吗?”

      劳拉站了起来,扶住车篷的一个架子,她看见远处有一道低矮的阴影。“那就是树。”爸爸说道,“从它们的影子形状就可以看得出来。在这种偏僻的地方,有树就意味着有水。今天晚上,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吧。”皮特和帕蒂开始轻快地跑着,好像它们也很开心似的。劳拉紧紧地抓着马车的篷架,站在摇晃的马车里。越过爸爸的肩膀和远处那起伏着的绿油油的青草,她就可以看见树了,最让她惊喜的是,这些树和她以前见过的那些树都不一样,它们差不多就灌木那么高。

      “吁!”爸爸突然说道,“现在该走哪条路了呢?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
      路在这里分成了两条,根本辨不清哪条路才是人们经常走的。两条路上都有车轮碾过所留下的模糊的痕迹。一条通往西方,另一条则稍微有点儿倾斜,略略偏向南方一点,但两条路很快又消失在随风起伏的草丛里。

      “我想最好还是朝南走那条下坡路吧。”爸爸最后决定道,“小河就在低地里。这条路肯定是通往浅湾的。”爸爸让皮特和帕蒂掉头转向通往南方的路。

      mp3音频下载

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youshenghuiben.com/shigexiaoshuo/LittleHouseonthePrairie1511.html
    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有声绘本网 所有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    你有什么想法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