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外绘本瑞典拉格洛芙《鸟巢》

  • 在线阅读
  • 推荐收听
    • 内容介绍:

      隐士哈托孤独地伫立在荒野当中,向上帝祷告。 

      他把双臂高高地举向天空,坚定得像一棵树伸出了枝桠。 

      一阵暴风袭来,使他的乱发和长胡子在风中飘扬,看上去像是在废墟中被风吹拂的草。 

      他一动不动地,在祷告。 

      从太阳刚升起的时刻,他就保持这个姿势了,而且他决心要保持这种姿势,一直到黄昏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觉得自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祷告,才使他祷告的姿势如此坚定。 

      他体会了人间的许多罪过,他曾经迫害和折磨过别人, 别人也迫害他和折磨过他,最后,他无法忍受了,他出走到荒野,在河边挖了一个地下密室,隐遁在里面。 

      他天天爬出密室祷告。他相信,终有一天, 祷告声会被上帝听见。 

      瑞典拉格洛芙《鸟巢》 第1张

      抱歉,该mp3语音文件较大,暂不提供在线收听,请下载后收听。

      隐士哈托站在河边,在洞穴外面,做什么伟大的祈祷呢? 

      他向上帝祷告,让最后的审判来到这个邪恶的世界吧! 

      他请求,让带着号角的天使来瓦解罪恶的势力。 

      他呼吁血海的浪涛淹没不义的人,也祈求瘟疫使教堂的墓地堆满死尸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站立的地方是一片不毛的荒野,唯一的树是一棵柳树,长在河岸的高处。那柳树的形状非常奇异,短短的树干隆起,形成一个像头颅的大柳结,其中不断地长出嫩绿枝叶,在暴风来临的时候,枝条摇来晃去, 柳树的样子就像须发飘扬的哈托站在河岸的高处。 

      有一对习惯春天在柳树上筑巢的鹡鸰,衔着灯心草的茎,根须,打算在柳树上筑巢,它们却看错了,以为隐士哈托是另一棵老柳树。 

      它们绕着哈托盘旋了好几回,飞走又飞回,仔细观察半天,发现这确是一棵坚固的老柳树,他的皮发皱,硬化;他被太阳晒成棕色,满身黑污,他的须发日晒雨淋,呈现了与柳叶相同的灰绿色。 

      两只鸟儿决定在这棵”老柳树”上筑巢。 

      鸟儿开始在隐士哈托高高举起的手掌上筑巢。 

      哈托仍在祷告: “主啊!快来毁灭这个世界,免得人们罪上加罪!” 

      “主啊!拯救未生的孩子吧!活着的已经无可救药了!” 

      “主啊!焚毁所多玛城的天火在哪里?什么时候您才肯把方舟举到亚拉拉特山巅的天泉?” 

      “主啊!您的耐心是不是已经消耗殆尽, 您的恩典不是用光了吗? 主啊!您什么时候才肯从裂开的天空降下来呢?” 

      专注于祈祷的哈托仿佛看到了最后审判的景象:天上火光通红,大地剧烈摇撼;在炽热的天空中,飞鸟聚成片片乌云;在摇滚的大地上,惊恐的兽群混乱地打滚,吼叫和嘶鸣。他看到城墙化为废墟,人们的住宅塌下来。披着银甲,骑着黑马,挥舞由闪电织成白鞭的天使,追逐着惊慌失措的人们。 

      他的身体越是筋疲力尽,充满脑中的幽灵越是活跃。 

      他的眼睛已经看见两只小鸟在手中筑巢,却依然一动不动,因为他已经发誓,要以这决然的方式,使上帝不得不听他的祷告。 

      鹡鸰听不懂隐士的祷告,它们兴奋地筑巢,一直发出满足的啁啾,不断地飞来飞去,工作进行得很快。 

      在这长着野草的荒地小丘,河边还有芦苇和灯心草,都是筑巢的好材料。 

      由于高兴而光彩焕发的鹡鸰鸟显得多么美丽,它们来回穿梭,在黄昏来临之前,差不多已经完成了鸟巢的顶盖。 

      在黄昏来临之前, 隐士哈托越来越注意到这两只鸟,由于他的心中充满复仇和毁灭的意念,不但看不见鸟的美丽,也看不见它们的光彩焕发。 

      他盯着它们飞翔,觉得它们的姿势多么愚蠢, 这两只鸟多么笨啊!完全不知道最后的审判就要来临,劫数难逃了。 

      他因为它们的无知而叱责它们。 

      当风把它们吹来吹去的时候,他感到愤慨。 

      当它们停下来歇息的时候, 他感到不耐烦。 

      在毁灭的祷告和复仇的意念中,黄昏来临了,太阳在远方沉落, 鹡鸰鸟也飞回芦苇,在它们睡觉的老地方休息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不只看不见鸟的美丽,他的心被仇恨淹没,早已看不到任何美丽的事物。 

      在这荒野中的黄昏,任何人只要细心观察,都会发现落日余辉中有很多奇景。 

      猫头鹰扑着又大又圆的翅膀掠过平原。 

      蝮蛇柔软迅速地蜿蜒而行,天鹅一般优美的曲颈撑着小小的头。 

      大蟾蜍懒洋洋地向前爬行。 

      野兔和河鼠在逃避食肉兽。 

      有一只狐狸跳起来,捕捉在河面上追逐蚊虫的蝙蝠。 

      在每一个小丘,每一寸土地上,都充满了生命力,以及生命自然展现的奇迹。 

      就以鹡鸰鸟来说吧!它们在摇曳的芦苇梗上睡觉,不害怕任何伤害,因为想要接近它们的敌人,一定会溅出水声或摇动芦苇,使它们惊醒。这不是生命自然的奇迹吗? 

      但隐士哈托什么也看不见,他只专注希望上帝听见他仇恨的祷告。 

      直到黑夜来临,他才高举着双手,走回自己的洞穴。 

      早晨来临的时候, 鹡鸰鸟飞到昨天筑巢的地方,却看不见那棵柳树,它们以为昨天只是一场美梦。 

      它们在平原上兜来兜去,到处寻找,甚至飞到高空去观察,可是一点儿树和巢的痕迹都找不到。 

      最后,它们疑惑地栖息在河浜的几块岩石上,用心地思考这件事:奇怪!柳树和鸟巢到哪里去了?

      它们摇着长尾巴,头转来转去,还是想不出道理来。 

      正在着急的时候,它们就看见它们的柳树和鸟巢走了过来,并且站在昨天同一干二净地方。两只鹡鸰以为是大自然的奇迹,立刻又恢复筑巢的工作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也在思考,鸟在他手中筑巢的意义,这思考增加了他的耐心。 

      从前,他经常撵走闯进他洞穴的小孩子,没来由地诅咒那些快活的年轻小伙子,以致荒野上的牧羊人都防备他那邪恶的眼睛,像害怕狼一样守护自己的羊群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的耐心使他想通了鸟巢的意义:上帝希望他继续站着,双臂上举而祷告,一直到这些鸟儿养了雏鸟为止,要是他办得到,他毁灭世界的祷告就会被上帝听见。 

      这是他为什么又从洞穴走回原来位置的理由,他知道<圣经>上的每一个字母都有隐含的神秘意义,由此推知,上帝允许发生于自然界的每一件事情, 也有隐含的神秘意义 

      或许鸟巢就是上帝的试探和考验吧! 

      当他这样思考的时候,他的祷告就没有从前专注了,他看到最后审判的异象也少了。他开始把注意力放在鸟巢上,他注视那两只鸟,急切希望它们的鸟巢快点儿完成。 

      当那两个小建筑师把鸟巢的结构完成的时候,仔细绕巢飞翔检查的样子,使隐士哈托也为之动容。 

      它们又从真正的柳树上采了几块苔藓,小心敷在巢外,作为涂料和配色, 哈托也很欣赏。 

      它们带来了最好的芒草细如棉花的部分,还从自己的胸前啄下软毛,作为鸟巢的衬里,这简直令哈托惊叹了。 

      一直害怕隐士哈托的祷告有可怕力量的农夫,习惯带着牛奶和面包来供养他,好让他息怒。 

      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近哈托,发现他向从前一样一动也不动地站着,不同的是,他的手中多了一个鸟巢。 

      “看,那个祷告的圣人多么爱护小动物!” 

      他们说着,就不再怕他了。 

      他们把牛奶桶举到他的嘴边,把面包塞进他的嘴里。他吃喝完毕,就用难堪的语言把他们斥责赶走。 

      但农夫相信他是圣人,不再害怕他的诅咒,反而报以微笑,这使哈托心头一震,因为许多许多年来,他没有对人笑过,也没有见过别人对他笑了。 

      长久以来, 隐士哈托的肉体一直是他意志的奴隶,他可以凭借斋戒和鞭笞,使自己终日下跪或整周不眠。他的肌肉坚硬如铁,以致于可以一直高举手臂,让小鸟筑巢。 

      当母鸟下了蛋不再离巢的时候,他夜里也不回洞穴了,他举着双臂,坐着睡觉,沙漠里的许多隐士都做过同样奇异的事。 

      从巢边俯视着那只母鹡鸰美丽的鸟眼, 隐士哈托逐渐习惯起来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也不自禁地留意雨雹,尽可能地保护鸟巢。 

      有一天,母鸟离开了位置,巢中充满吱吱喳喳的叫声,他知道小鸟已经诞生了。 

      两只鹡鸰互相商量,显得很高兴,然后就出发去捕蚊虫,回来喂初生的小鸟。 

      在夜晚来临的时候, 吱喳声更吵,有时吵到他无法祈祷。 

      于是,他轻轻地弯曲手臂-----虽然由于太久没有弯曲而感到困难-----他把手臂弯到可以看见鸟巢内的高度,终于看见了巢中的小鸟。 

     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陋,无助,可怜的小生命。赤裸的小身体,睁不开眼睛,除了六张大嘴巴除外,简直是一无所有。 

     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,他喜欢那些小鸟的样子,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喜欢的感觉了。 

      在那一天,他依然祈求上帝通过毁灭来解救世界,但默默地把这六只没有防卫能力的小鸟除外。

      从那一天以后,当农夫送食物来的时候,他感谢他们,不再诅咒和希望他们毁灭。 

      他想到:由于对小鸟来说,自己是必要的,由于农夫的食物使自己免于饿死,还能继续祷告, 农夫也是必要的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越来越常把手臂放下来,以便注视它们。 

      不久,六个圆圆的头,从巢边伸出来。 

      羽毛从它们的皮肤里长出来。 

      它们的眼睛睁开了,明亮而充满灵气。 

      它们的身体日渐丰满,有着柔和的线条。 

      六只小鹡鸰都长得很快,而且一天比一天美丽。 

      哈托嘴里说出的大毁灭的祷告, 一天比一天显得迟疑了。 

      有爱来到他的身上,使他迟疑了。 

      他相信自己得到了上帝的许诺,就是要等到这些雏鸟会飞的时候,大毁灭才会来临。 

      他无法下定决心,去牺牲他保护过哺育过的小东西,他的祷告也不绝对了,有时甚至与上帝讨价还价:等到小鸟飞走,大审判再来临吧! 

      隐士哈托的心里开始有一些温暖,长久以来的仇恨与诅咒,仍令他挣扎。 

      有时侯,他很想把整个鸟巢丢进河里,因为他认为,如果在没有罪恶或忧愁之前死去,对它们是一件好事。 

      有时侯,他又认为爱护弱小和无助的小东西是一种使命,他应该拯救这些小生物,使它们不要遇到猛禽,寒冷和饥饿。 

      有一天,正当他反复思考的时候,一只老鹰突然从空中飞降,想要啄食那几只小鸟。 哈托毫不迟疑地伸出左手抓住这个冒失鬼,愤怒地把老鹰摔到河里去。 

      对于自己突然的,不自觉的动作,老哈托也吃了一惊,他那保护小鹡鸰的使命更加坚定了。他对大毁灭的祈祷也动摇了,他像是祷告也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 

      “天父啊!能不能请求您让它们逃过即将来临的毁灭?” 

      小鹡鸰准备飞行的日子到了。 

      鹡鸰妈妈进到巢里把它们推到巢边, 鹡鸰爸爸则在巢外飞来飞去地示范,似乎是要它们明白:只要肯张开翅膀试一试,飞行是多么容易! 

      幼鸟由于恐惧,一直迟疑不前,两只大鸟就开始表演最好的飞行,它们兜着大圈子向前飞或是像云雀般直升,猛烈鼓动双翼,在空中悬浮。 

      幼鸟依然恐惧,鸟爪紧紧抓着鸟巢, 隐士哈托看不过去了,他用手指把小鹡鸰用力地推出去,问题就这样解决了。 

      幼鸟摇摇摆摆的,像蝙蝠似的拍打空气,落下去又升起来,它们会飞了。 

      它们的双亲朝它们飞过来,看起来骄傲而愉快, 哈托看了,也莞尔一笑。 

      八只鹡鸰在他的身旁绕着飞,叫声里充满喜悦, 隐士哈托心中也充满喜乐,不管怎么说, 小鹡鸰会飞是由于他的介入,丑陋的小东西会长成美丽自由的鸟儿,也是由于他的呵护。 

      他自顾自地笑起来,那一天他忘了祷告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在脑中思索着:在大毁灭来临时,这八只鹡鸰最好可以逃走。 

      接着,他转念一想,也许, 天父把这个世界像个大鸟巢一样托在右手,对于那些在巢中居住的大人,和没有防卫力量的孩子,也会有爱怜之情吧! 

      也许, 上帝也会怜悯那些他曾经发誓要加以毁灭的人,就像我现在怜悯这些雏鸟一样。 

      不错,在我手中成长起来的小鸟比起上帝所创造的人们要善良得多,但是上帝对人应该也会有爱心吧! 

      第一次, 隐士哈托违背了多年来的誓言,他祷告上帝不要毁灭这个世界。 

      在他这样祷告的时候,他突然看见美丽的旷野------春天来了。其实, 春天早就来了,只是他从未看见。 

      真正的柳树在春风中起舞, 隐士的身心也柔软如同柳条在风中飞舞。 

      第二天,鸟巢空下来了。 

      隐士哈托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孤寂,他慢慢地把手臂放下,感觉到整个世界屏息凝神,仿佛世界末日将要来临。 

      突然,他听见一阵鸟声,所有的鹡鸰都飞了回来,栖息在他的头上和肩上,一丝灵光穿过隐士哈托的脑子。 

      他一边让六只幼鸟在他周围嬉戏,一边心满意足地向那位他从未见过的上帝说: 

      “您放过了它们,谢谢您。” 

      他看着美丽快乐的小鹡鸰,对上帝说: 

      “我没有遵守我的诺言,所以您也不必遵守您的。” 

      他觉得整个世界在刹那间平息了。 

      河水,静静地向前流去。 

      mp3音频下载

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youshenghuiben.com/guowaihuiben/lageluofuniaochao1211.html
    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有声绘本网 所有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    你有什么想法呢?